本社要聞
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動態 > 本社要聞
新聞動態

新書預告

本社要聞

新書速遞——《絲路藝文》第二輯

2017年7月28日() | 打印內容 打印內容



第二輯

本書以挖掘、傳承、發揚絲綢之路文化為宗旨,兼顧當下文化藝術和古代文化藝術的有機結合,為讀者提供可資評鑒、欣賞的文本。全書分五部分,一是“絲路經典”,以圖文并茂的形式,介紹絲綢之路沿線的文化遺產如《漢三頌》《重修蘭州城碑記》等;二是“人文鉤沉”,介紹近現代文化大家的成就,如著名漢簡研究大家勞榦。三是名家訪談,探討當代名家的成長與心路歷程,如著名書法家、篆刻家趙熊等。四是經典臨摹,對當代名家對古代法帖的臨摹成果進行了展示。五是絲路行走,記錄了《絲路》藝術家們的訪碑之旅。


作者簡介         

熊雙平,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,甘肅伯英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董事長。2012年組織專家學者進行絲綢之路漢代簡牘出土地考察活動。2013年聯合《中國書法》雜志社在陜西舉辦秦漢瓦當論壇及陜西漢代瓦當出土地考察活動。2015年與香港中文大學合作,在大陸出版港大藏西岳華山廟碑(順德本)。2016年組織策劃“石墨鐫華——金石拓本大展”。


蜀道瑰寶《漢三頌》

王蓬


由天梯云棧構成的古老蜀道在數千年間,不僅溝通了中原與大西南的交往,還給我們留下了一份厚重的歷史文化遺產。最有代表性的便是在遺存下來的刻石中,鐫刻于陜西漢中褒斜道南端谷口的《石門頌》,略陽縣嘉陵江畔的《郙閣頌》,甘肅成縣魚竅峽中的《西狹頌》,由于在史料、金石、文學、書法等領域均有不可取代的價值,備受歷代學人推崇,譽之為“蜀道瑰寶”。又因為這三方珍稀摩崖均鐫刻于1800 年前的漢代,被研究者們并稱為《漢三頌》。

當年,倚山臨水在懸崖峭壁間鑿孔、架木、鋪板、立欄而成的空中閣道,無論古今,都應該說是一項巨大的土木工程。委實猶如今日對待“三峽”或“大京九”,往往要由朝廷反復奏議,最后由皇帝下詔,選派重臣要員,傾其財力人力,方能成就其事。

比如漢武帝時,關中人口激增,急需從荊襄梁益調糧米入京,有大臣向漢武帝建議,利用漢水、褒水、斜水、渭水,鑿通漕運來解決問題。漢武帝對此十分關注,派御史大夫張湯考察其可行性,雖因“石湍而不可漕”,卻發“數萬人”鑿通五百里褒斜道。

另外,《石門頌》中也分明寫道:“武陽楊君,厥字孟文。深執忠伉,數上奏請。有司議駁,君遂執爭。百僚咸從,帝用是聽。”

意思是說到了東漢順帝時期,褒斜道又一度荒敝阻塞。司隸校尉楊孟文忠國憂民,多次請求修復褒斜道,都有大臣反對,但楊孟文仍據理力爭,說服那些身居高位又不明情況的官僚,皇帝才采納了他修復褒斜道的意見。

凡此種種,都表明當時修筑道路是關乎拓展疆域、統一政令、征發糧賦的大事,為上下目。若在今日,事成之后,必定要請報社等媒體,召開新聞發布會,并請相當一級領導講話剪彩。

盡管古代沒有先進的傳媒手段,但古人一定都想到了這些。那時,推崇禮教,注重名節,也就更注重褒揚那些惠國利民的壯舉。

其實,中國文字最早產生的直接目的便是為了“紀事”,殷墟甲骨上的卜辭、青銅器上的銘文、陳倉道口的石鼓刻字莫不如是。石刻出現之后,由于石多而廣,石性堅硬,可以垂之久遠又無法更改,所以到秦漢之后,刻石之風大盛。這就為古人褒揚名節、提倡忠孝提供了絕好的途徑。

幾乎每條古道都留下了大量刻石。內容相當豐富,除了文字還有雕像,金牛道上的千佛崖,嘉陵道上的靈崖寺,都因石雕薈萃而聞名。

文字刻石主要集中在工程艱辛的關隘,架設橋梁的渡口,穿山鑿巖的隧洞,以及古道途經的名勝古剎,歷數千年風雨,興衰離亂,還是有相當數量的石刻保留下來,成為研究歷史彌足珍貴的史料。

石門瑰寶

《石門頌》是《漢三頌》中最早誕生的一方摩崖刻石。石門位于被譽為“蜀道之冠”的褒斜道南口。這兒兩岸山崖壁立千仞,一河流水奔騰湍急,激浪堆雪,飛玉濺珠,中空一線,雄險至極。

一代史家司馬遷曾揮動如椽巨筆,在《史記》中寫道:“巴蜀亦沃野……然四塞,棧道千里,無所不通,唯褒斜綰轂其口。”“綰轂”指古代車輻所聚之處,意思是褒斜棧道對千里蜀道起著扼制的作用,而褒谷口險峻的石崖卻阻礙了棧道的暢通。所以在1900 年前的東漢永平年間,漢明帝下詔在此鑿通一條高寬各約4 米、長達15 米的穿山隧道,時稱石門。據專家考證為世界上最早的通車隧道。

幾乎從開鑿石門始,歷代鎮守使吏、往來墨客便有題詠鐫刻于石門內外的山崖,內容多與石門開鑿、棧道通塞與水利工程修建相關。不僅數量繁多,而且有極珍貴的史料價值。

在這浩瀚的石門摩崖石刻中,漢代石刻即達八塊,為國內僅見,曹魏與北魏石刻各一,宋代石刻有三,構成我國從漢魏到南宋的書法真跡,又成為研究漢字及書法演變與發展的珍貴實物資料。

如果把《石門十三品》這批國寶比喻為一座寶塔,那么處于頂尖位置的則首推《石門頌》。

《石門頌》是在石門開通82 年之后,即東漢建和二年,也就是公元148 年刻于石門內壁西側的一方摩崖刻石,是石門石刻群中早期的著名作品之一,距今已有1800 余年。由當時漢中太守王升撰文,書佐王戒書丹,鐫刻而成。歌頌了東漢順帝時的司隸校尉楊孟文“數上奏請”修復褒斜道的事跡。整塊摩崖通高261 厘米,寬205 厘米,另有題額高54厘米。全稱為《故司隸校尉楗(犍)為楊君頌》,后世簡稱《石門頌》。

首先,《石門頌》是摩崖刻石。何為摩崖?就是把文字直接鐫刻于山崖,與山體相連,且多鐫刻于事發之地,石性堅硬,垂之久遠又無法更改,是真史、信史。《石門頌》整塊摩崖寬高皆在兩米以上,形制宏闊博大,這在漢代刻石中極為少見,一下就能讓人感受到中國漢代那種囊括六合、氣吞八荒的時代精神。

再者,《石門頌》的內容不僅僅局限于楊孟文倡議復修褒斜棧道的一時一事,而是由此及彼,生發開去,簡述秦末漢初的歷史。比如文中說:“高祖受命,興于漢中,道由子午,出散入秦。”這就把漢高祖劉邦以漢中為根據地,北定三秦,建立漢室天下的史實及來去路線交代得清楚明白。同時還談到漢中與關中之間多條古道的通塞興衰及其時代背景,因皆反映了當時社會實況,可以起到“補史之闕,參史之錯,詳史之略,繼史之無”的作用。

《石門頌》的魅力還表現在其書法藝術上,它是東漢中后期十分成熟的漢隸作品之一。我們可以設想,把如此規模宏闊的文章要書丹鐫刻在幽谷中的石門石壁是何等不易。但從全局來看,整篇風格統一,字體結構嚴謹,又富于變化,富于生命,充滿靈動之感。尤其豎筆拉長的“命”“升”“誦”諸字保留了漢代簡書的遺韻,在全國現存的漢代石刻中絕無僅有,極富創建性。

所以,古今中外的書法大家莫不對《石門頌》的書法藝術推崇備至,奉為“仙品”“神品”“漢人極作”。清代書法家楊守敬說:“其行筆真如野鶴閑鷗,飄飄欲仙,六朝疏秀一派皆從此出。”《石門頌》古拙、飄逸的鮮明個性,影響著自清代碑學以來活躍在中外書壇上的卓有成就的書法家。無怪乎我國的大型工具書《辭海》封面的隸書“辭海”二字,就選自于《石門頌》。這批珍貴石刻,與古棧道遺跡、石門隧道、蕭何堰故址融為一體,相互輝映,形成一座舉世公認的藝術寶庫。因在幽谷歷2000 年之久而基本無損。

1961 年在首次文物普查后被公布為全國第一批重點文物保護單位。1962 年陜西省人民委員會在褒谷口立碑,鄭重公布。不幸的是,20 世紀60 年代末興修水利,在石門處興筑大壩,雖經有識之士多方呼吁,終因動亂年月,壩址終未更改,石門隧道、古道遺跡與絕大部分石刻盡皆淹沒于浩渺大水之中。只是把珍稀的《漢魏石門十三品》搶救了出來。

當年負責搬遷的殷大海先生回憶:


從1969 年秋到1970 年冬,開工后,就在工地搭工棚,我和民工住在一起。開始進度很慢,主要是石質太硬,六棱鋼釬打幾下就禿了。只好在石門里盤上火爐,隨時鍛釬淬火。每塊石頭都要先打槽子,把旁邊的石頭取掉,再從背面打槽,加鐵楔使石刻與山體分離。有些石刻太大,像《石門頌》、《石門銘》都是因宏偉博大而出名的漢魏精品,通高兩米以上,又不能損壞字跡,鑿取格外費事。首先無法整取,只能先用墨線打成格子,區劃成方,每方多少字,分類編號,再分塊取下,就地修整,包扎裝箱,所以相當費事。

整整干了一年半時間。這期間我整個待在工地,帶的人小傷小碰無數,還沒出啥大事。有次工地放炮,把小桌大小的石頭炸起來,砸在我們工棚上,幾根梁都砸斷,幸虧還沒傷著人。

鑿取石刻才是部分工作,還有搬遷與修復。石塊很重,少則幾百斤,最重的山河堰摩崖分開幾塊還有幾噸重。是工程局協助搬運的,先用工地設備由河西運至河東,再用汽車以每小時5 至10 公里的速度往漢中運。

但無論如何,經過這些有識之士多方奔走,艱苦工作乃至流血犧牲,褒斜道石門石刻的精尖作品——《石門十三品》最終運到漢中市區中心的漢臺博物館了。


接下來是修復。這項工作仍然由殷大海先生負責,在水電三局、西安玉雕廠、省博物館多方技術人員協助下成功地進行了修復并且試展。

1981 年國家撥專款,在郭榮章先生主持下,修建了《石門漢魏十三品》專門展廳。至此,這項工作才算最后落下帷幕。


上篇:

下篇:

來源() 作者() 閱讀()
相關內容

    聯系我們 | 法律聲明 | 意見反饋

    甘肅文化出版社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設計制作 宏點網絡

    地址:蘭州市曹家巷1號16樓 電話:0931-8454870 傳真:0931-8430531 電郵:[email protected] 隴ICP備08000589號

    现在怎样利用网络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