編著暢談
編著訪談|媒體關注

新書預告

編著暢談

陳春文對《白色莊窠》的評論

2016年4月27日() | 打印內容 打印內容

陳春文對《白色莊窠》的評論

  很多文學作品,其實只是文學,達不到作品的分量。炫技法,炫敘事,炫價值觀,炫作者意圖,炫時代困惑,這都不是作品。作品是冷的,單純的,中性的,是在聚攏中生成與消逝的東西。我以為,好的作品要做到三消失。首先要消失在語言中,對絕大多數作者言,消失在母語的分延力量中。作品之所以是作品,就因為它洞穿了母語的迷霧,勘測到了母語的限界,聚焦了母語世界千愁百結的困頓和痛苦,并使讀者也經驗到此一痛苦的伸展。其次要消失在思想中。在西方,思想和作品是同一物的兩種說法,可分為建構的思想和消解的思想。建構的思想就是把語言語言學化,語言學化的語言實際上就是哲學,這就是為什么人們認為有深度的作品背后都有其哲學功底的緣故。人們認為,西方的文學作品多有思想痕跡,也是這個緣故。西方的語言本身就是哲學的語言,這是它的身世,作者有思想有哲學味并不奇怪,反倒是沒有這種味道才奇怪。正因為建構的思想是普遍的,與生俱來的,消解的思想才顯得更加重要,更具深刻氣象。懷疑、解構、虛無,把建構物一掃而空,讓龐然大物在無聲中轟然坍塌,更是作品的偉大尺度。最后要消失在命運中。人的命運并不由人決定,一如地球的命運并不由地球決定一樣。作品的意義就在于見證命運,遭遇命運,和命運游戲,與命運對峙,又在對峙中和解,又在和解中生成新的對峙。作者既參與命運,成為命運的一部分,又在觀察命運,沉思命運,直至消失在命運的邊際。只有這樣的作品才能啄破命運的堅殼,見證命運的真相,使所有人文主義的抒情轉變為更大尺度的天文現象,仿佛語詞是深邃星空的無盡閃爍,哪怕只是其中的一顆星星,終歸見證了命運的真相。
  張存學的《白色莊窠》就是一部揭示命運的作品。他的作品的命運,和他作品中人物的命運,并不只是被命運擺布,更多地顯示為在命運中的完成,完成得沒有一點兒聲息,不留一點兒痕跡。有了天文尺度的洞察,人事層面的事物就顯得干干干凈凈,既沒有宗法的糾纏,也沒有作者價值取向的梗塞,更無非作品因素的困擾。既不推進命運,也不轉化命運,反倒使命運顯得真實,并且增加了命運的質感。作品中的姥姥、表姐、舅舅,尤其他們的藏族身世,都在命運中充實了自己的造形力量,連與命運的摩擦都顯得那么的凄美,那么蒼勁。有神世界的那種沒收力量的安寧,更將作品推向了極致。
  我與作者相識多年,從某種上說,是他從非作品寫作到作品寫作過程的見證者。他是個漢人,但他的靈識感比藏人都結實,他常常讓他的藏人朋友在他面前自慚形穢。他之所以能走上作品之路,就因為他對作品意義上的文學的虔誠和無畏,尤其是讓作者消失于作品的持續的勇氣。在心靈雞湯滿天灑的時代,這種咀嚼命運的甜蜜的毒汁是何等的令人期待!
  期待他繼續作品的命運之路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5年8月18日于蘭州
(陳春文,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理事,蘭州大學哲學社會學院院長,甘肅省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)

12

上篇:

下篇:

來源() 作者() 閱讀()
標簽
相關內容

    聯系我們 | 法律聲明 | 意見反饋

    甘肅文化出版社有限責任公司 版權所有 設計制作 宏點網絡

    地址:蘭州市曹家巷1號16樓 電話:0931-8454870 傳真:0931-8430531 電郵:[email protected] 隴ICP備08000589號

    现在怎样利用网络赚钱